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全年免费资料大全 > 巴恩斯 >

关于航海钟发明的电影

归档日期:08-05       文本归类:巴恩斯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布利斯当上第四任皇家天文台台长后,依惯例立刻自动成为经度委员会的常委。在他的带领下,经度委员会不断向哈里森施加压力,要求他把 H4的秘密交出来。平心而论,这样做确实有道理,因为只有哈里森父子掌握H4的核心技术,而这项技术对于大英帝国实现其称霸世界的野心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如果贸然出海试验,万一发生海难,或者其它什么意外,H4和哈里森父子一起葬身海底的话,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事实上,哈里森父子造出航海钟的消息早已传到了法国。法国政府派出了一个代表团前往伦敦,试图说服哈里森把H4的秘密卖给法国,被哈里森严辞拒绝。赶走了法国人之后,哈里森立刻向英国政府求援,试图让国会给他5000英镑做为“专利保护费”,可是英国国会拒绝了他的“建议”。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1764年,威廉带着H4第二次出海,前往中北美洲的巴巴多斯,试验航海钟。可是,等他两个月后到达目的地时,发现等在那里准备验证H4精度的正是他的死对头-马斯卡林。原来,布利斯专门挑了马斯卡林先期前往巴巴多斯,一方面再一次试验月距法,另一方面代表经度委员会验证一下H4的精度。威廉当场质疑马斯卡林的公正性,两人大吵一架。

  吵归吵,马斯卡林没有,或者说不敢在数据上做手脚。回到英国后,经度委员会仔细分析了双方的数据,发现H4能够将经度确定在10英里(大约相当于16公里)的范围内,也就是说,这块表比经度法案规定的精确度高出了两倍有余。

  科学就有这点好处。它所依赖的数据就像是钉在木版上的钉子,如果你想掩盖或者伪造,肯定会被扎到。经度委员会面对板上钉钉的数据,实在是找不出太好的理由拒绝哈里森,只能宣布哈里森获得了一半的奖金,即1万英镑。条件是:哈里森就必须把所有4台航海钟上缴给经度委员会,并把它们的秘密和盘托出。如果哈里森要想得到剩下的一半奖金,则必须再制造出两台同样的产品,以证明其设计是可复制的,H4的成功不是偶然。

  后人经常用这个例子证明哈里森遭受的不公正待遇。美国传记作家达娃·索贝尔(Dava Sobel)在她撰写的《经度》(Longitude)一书中自始至终都把哈里森塑造成一个敢于和权威抗衡的孤胆英雄,同时把经度委员会里的天文学家们描绘成一群自私自利的家伙。好莱坞还于2000年根据索贝尔的这本书拍摄了一部同名电影,强化了哈里森和马斯卡林之间的对抗,把他俩塑造成一对冤家。这样做显然符合大众的审美心理,人们喜欢孤胆英雄对抗强权的故事。但是,在经度的故事里,对立双方并不是非黑即白,任何一方都不是完美无缺的天使。

  从历史上看,在哈里森造出航海钟之前,海员们习惯了利用日月星辰来定位,他们出于本能,不相信一个金属盒子能代替宇宙和上帝。在他们看来,钟表和一个魔术师手里的魔盒一样,神秘莫测,完全不可理解,因此也就不可信。他们的看法也有道理,万一钟表在路上坏了怎么办?万一出了某种差错,时间不准了怎么办?在茫茫大海上,任何错误都是致命的,必须十分谨慎。也许有人会说:多带几块表不就行了?没错,但带两块还不够,因为不知道哪块是准的,起码必须带三块表。但是如果三块表都不一样怎么办?因此,后来很多远洋船都要带上十几块航海钟,保证有足够的参照。可是,要知道,那时的航海钟是非常昂贵的玩意儿,哈里森的H4仅仅是原材料就要花费至少500英镑,这在当时可是一笔巨款,很少有人能买的起,更不用说一下子买好几块了。相比之下,一架高质量的六分仪,外加一本《月距表》,加起来不到20英镑!从实用的角度讲,月距法无疑有着巨大的优势。经度委员会有好几名海军部的官员,他们都是航海的老手,看问题当然会从实用性的角度出发,难怪他们更喜欢月距法。

  当然了,月距法也有自己的问题。首先,月亮每个月会有6天的时间距离太阳过近,无法观测。这还不是最致命的,月距法需要对观测结果做大量的校正运算,这就要求观测员具有相当高的数学技巧。即使如此,算一次经度也至少需要耗费 4-5个小时的时间,稍微算错一点都会给结果带来致命的偏差。

  马斯卡林当然知道这一点。他心里很清楚,要想打败哈里森,必须解决月距法计算难的问题。前面提到,马斯卡林不是一个只相信自己的人,他愿意使用任何人的数据,只要能解决问题就行。于是,他花钱雇佣了很多学生做为“人肉计算机”,帮他计算出了整个1767年的月距数据。1766年,马斯卡林出版了第一卷《航海年鉴和天文星历》(Nautical Almanac and Astronomical Ephemeris),把1767年整年的月距和经度的关系列举了出来。海员只要有这本年鉴,就可以把计算经度的时间从原先的4个小时缩短到现在的30分钟。

  此时的马斯卡林如日中天,他的头衔已经换成了“第五任皇家天文官”。原来,第四任天文官布利斯只在“格林尼治天文台台长”的位子上坐了两年就因病去世了,32岁的马斯卡林于1765年继任。他上任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迈耶的遗孀颁发了3000英镑的奖金,以表彰迈耶为月距法所做的贡献。迈耶于1765年2月因病毒感染去世,年仅39岁。后人猜测马斯卡林想借表彰迈耶的机会再次宣传“月距法”的好处,但也许,马斯卡林确实只是想让迈耶的贡献得到大众的承认。

  马斯卡林上任后做的第二件事就是当众宣读了一份“备忘录”,认定“月距法”才是最有可能解决经度问题的正统方法。 “太阳、月亮和星星是上帝送给人类的礼物,”马斯卡林在演讲的最后表达了自己对大自然的敬畏之心:“上帝制作的钟表才是最可靠的,人类的雕虫小技怎么能和伟大的上帝相提并论?”

本文链接:http://nam-k.com/baensi/516.html